原報道 | “碧萬恒”的慈善秘密報告

觀點地產網 ?

2019-07-03 17:48

  • 或許做慈善便是他們自然而然的選擇。至于具體原因,有可能像王健林所說“包括一點點房地產商人的贖罪心態”。

    觀點地產網 有人說,十個慈善家八個地產商。當然這是一種夸張的說法,但不妨礙指明了一個事實,地產企業正占據慈善榜的重要位置。

    得益于房地產行業的快速發展,國內發展商在過去20年實現了財富快速增長,或許做慈善便是他們自然而然的選擇。至于具體原因,有可能像王健林所說“包括一點點房地產商人的贖罪心態”。

    另一方面,房企在公益事業從最初單純捐物捐資模式,發展到愈發關注公益背后的價值長效化,即從“輸血”轉而追求“造血”。援建校舍、設立教育基金,幫助貧困地區改善生活環境,引資進行產業扶貧。

    顯然,房企在捐建校舍和針對鄉村的精準扶貧兩方面,亦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目前,國內三大證券交易所正不斷規范旗下上市公司在ESG方面的披露。

    ESG即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和公司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具體而言,除每年定期發布財報外,上市公司還需呈上一份ESG報告,主要體現企業對具可持續發展性綠色經濟的重視程度。

    不久前6月11日,港交所就刊發了有關檢討《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在ESG報告新增多項強制性披露要求,擬進一步推動ESG報告向財報看齊。

    而“公益慈善”被普遍認為是一種企業的社會責任,屬年度ESG報告重點內容部分。尤其是中國房地產商如此熱衷于慈善,這些報告就提供了讓外界得以一窺究竟的機會。

    在眾多“樂善好施”的開發商中(僅討論上市企業),碧桂園、萬科與恒大無疑在其中具有指標性樣本意義。

    目前,它們在出資力度頻次、捐贈方向廣度、項目數量,還是慈善事業體系成熟度方面,均有代表性。

    近期,碧桂園在6月中旬發布了自己的《2018年度可持續發展報告》,而恒大已于4月末發布了報告。

    現在,我們不妨來仔細看一看。

    恒大現金捐款最多

    根據報告,恒大去年的現金捐款數額達到33.92億元,為各房企之最。

    包括恒大4月份向河南省扶貧基金會、中國科學院大學捐贈1.7億元和1000萬元;10月份向許家印母校武漢科技大學捐贈1億元;12月份向河南省周口市捐贈6.5億元,用于幫助當地發展教育醫療……

    恒大還在6月末的2018年廣東扶貧濟困日,向廣東省河源市連平縣及和平縣捐款5億元。但這些都是純粹的捐錢捐物,技術含量不高。

    有別于此的是恒大對貴州畢節的幫扶,該公司自2015年12月進入畢節市,最初的對象是畢節市下轄的大方縣,該縣擁有37個鄉(鎮、街道),總人口約120萬人。

    按照計劃,恒大將在3年內投入30億元,通過產業扶貧、搬遷扶貧、教育扶貧和就業扶貧等一攬子綜合措施,到2018年底實現大方縣18萬貧困人口全部穩定脫貧。

    其中,2016年幫扶11個鄉鎮60個村;2017年幫扶13個鄉鎮80個村;2018年幫扶5個鄉鎮35個村。援建分兩批進行,首批40個項目,第二批63個項目。2016年1月,第一筆10億元捐助款到位,各項工程陸續開展。

    具體而言,恒大對一些分散住在偏遠地區的貧困人群進行集中易地搬遷,剩余的則就地安置改造。

    搬遷分兩種方式,一是在34個鄉鎮安置點建設50個恒大新村,項目一期10條新村總投資8000萬元,規劃建筑面積16.95萬平方米,建設房屋290棟;二期40條新村建筑面積約15萬平方米。一二期截至今年6月搬遷入住2030戶8418人。

    二是在大方縣縣城扶貧安置區興建奢香古鎮項目,項目占地面積10.15萬平方米,總建筑面積約63.4萬平方米,投資約12.6億元。一二期規劃安置房68棟2732套,配套6.3萬平方米奢香古鎮商業街。截至目前共計搬遷入住2538戶11080人。

    同時,各個安置點都根據不同情況分別配套了蔬菜、肉牛、中藥材和經果林等產業基地。恒大亦投資1億元設立恒大產業扶貧貸款擔保基金提供貸款發放,并引入上下游企業組成產業鏈條。

    縣城集中安置區奢香古鎮則主要靠商業運營的分成,與古鎮創造的工作崗位,給當地搬遷居民提供收入。

    奢香古鎮商業運營由當地政府和恒大集團委托大方縣文旅投公司打包管理運營,根據審定的運營方案對奢香古鎮商業部分進行文化景觀提升打造、整體業態布局和市場運營。商鋪租金收益扣除管理和運營成本后,由搬遷貧困戶按照戶均20平方米商業鋪面配套收益分紅。

    另外,易地搬遷后空置的原耕地、林地和宅基地,還會統一流轉經營以進一步增加收入。恒大援建當地的一批學校,慈善醫院、敬老院、兒童福利院等項目,也能創造一批公益性崗位。

    有了大方縣的經驗,2017年5月,恒大對貴州畢節的幫扶擴大至整個畢節市范圍,預計再投入80億元資金。

    其中,產業扶貧計劃投入55億元;易地搬遷投入25億元,9個異地安置區總面積將達400萬平方米,目前相關工作在繼續進行中。

    碧桂園教育扶貧為主

    碧桂園在2018年對社會捐贈投入為13.7億元,2017年共投入7.92億元。

    就公開資料披露的金額而言,總體來說比恒大低一個檔次(恒大在2017年投入金額最多,達到41.81億元),但亦屬國內上市房企的第二高峰。

    碧桂園做慈善以教育扶貧為主,第一筆記錄在案的大額捐贈,就是楊國強在1997年設立了仲明大學生助學金,每年出資200萬元資助廣州地區和廣東高校的貧困大學生。

    他還出資創立多間純慈善性質的免費教育機構,包括國華紀念中學、國良職業技術學院及廣東碧桂園職業學院。2008年汶川地震后,碧桂園也參與了當地的易地復課項目。

    但近年來碧桂園的精準扶貧業務鋪開得十分迅速,區別于2018年之前零星地針對貴州、廣西地區特定的某幾條村落進行扶貧試點。2018年5月20日,碧桂園正式組織召開精準扶貧鄉村振興行動啟動會。

    至此,該公司結對幫扶范圍涉及甘肅、河北、江西、陜西和山西省等9個省份14個縣3747條村。

    這些工作將大多由碧桂園旗下的廣東省國強公益基金會負責,與恒大不同,碧桂園擁有一個集團層面的基金會主導公益慈善活動,剩余部分任務則分配予集團的社會責任部完成。

    基金會由楊國強及楊惠妍于2013年注冊創立,基金會架構由理事會、監事會、秘書處、辦公室、宣傳部、項目部組成,理事7名,監事3名。

    資料顯示,基金會的原始基金1000萬元,來源于清遠假日半島碧桂園置業發展有限公司的捐贈。而隨后的收入來源則主要來自楊國強、楊惠妍的自愿捐贈;碧桂園控股有限公司及其關聯公司的自愿捐贈;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自愿捐贈;及其他一些合法收入。

    基金會每一次性涉及資金超過50萬元的資助項目或投資活動,都會被視為重大投資、公益活動。基于這是一個慈善機構,基金會按行業同行規范每年用于從事章程規定的公益事業支出,不會低于上一年基金余額的8%。

    基金會工作人員工資福利和行政辦公支出則不能超過當年總支出的10%,這在一定程度上杜絕了人們利用基金會牟利的可能。

    看完這一段,我們或許對某個基金會的日常運行有一個概念性的理解, 但具體如何運作,國強公益基金會還未能給我們提供太多細節(缺少相關數據披露)。

    萬科慈善基金會怎樣運作?

    這里,萬科慈善基金會可以作參考。

    據了解,在中國注冊的慈善基金會分為公募與非公募兩種,二者區別在于可否向公眾募款。公募基金會多為半官方色彩的政府伙伴型基金會,非公募基金會則多由私人企業出資設立,國內由房地產企業主持建立的慈善基金會,均屬于非公募基金。

    萬科慈善基金會成立于2008年,目前法定代表人為王石,原始基金5000萬元來自上海萬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由萬科管理層100%控制股權,為獨立于萬科的“萬豐系“核心,該公司利用資管計劃建倉萬科股份)。

    由于萬科慈善基金會的理事、監事由業務主管單位、主要捐贈人分別提名并共同協商確定,所以理事會(即基金會的決策機構)基本上由萬科系人員把控。

    根據基金會2018年工作報告及審計報告,基金會目前設理事9名,其中王石占據一席,萬科集團副總裁周衛軍、周巍、譚華杰三席,萬科元老解凍一席。

    其余四個位置則分派予其他合作機構的成員,如千禾社區基金會劉小鋼、麥肯錫的張海濛、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及現任萬科公益基金會秘書長陳一梅。

    監視會設2名成員,分別是解凍、張敏,張敏是萬科第一屆董事財務總監,2007年再加入阿拉善SEE生態協會,任財務總監。

    雖然有11位高管,但實際在基金會領取工資的只有陳一梅一人,其年薪為32.2萬元,另外領取工資的有6名專職工作人員。

    萬科慈善基金會去年獲得年度收益1.15億元,其中捐贈收入8681.83萬元,全部來自中國境內的捐贈。萬科貢獻了8500萬元,其余181.83萬元來自境內自然人的捐贈,但這部分其實也是由萬科管理層包攬。

    其中,郁亮每年都帶頭捐贈100萬元;萬科財務負責人王文金捐獻10萬元;解凍捐獻10萬元;萬科集團黨支部書記兼副主席丁福源28萬元;萬科舉辦的社區樂跑賽籌得13.94萬元。

    萬科及萬科管理層每年的捐獻金額不會變化太大,因此基金會的捐贈收入其實是相對的固定:2017年8912.68萬元,2016年8902.44萬元。最大變化的年份發生在2015-2016年,這兩年王石分別大額捐贈了558.4萬及660萬元。

    有區別的是投資收益,萬科慈善基金會去年投資收益為2870.91萬元,比2017年1286.23萬元增長123.2%。

    細看可以發現,萬科慈善基金會每年都會拿出部分資金作短期投資,基金會這兩年的選擇是深圳市招銀前海金融資產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旗下的招盈鼎盛7號資管計劃,以及中國銀行的中銀日積月累-日計劃,均屬于低風險低收益的固定收益投資。

    其中,招盈鼎盛7號資管計劃購買金額2億元,年前投資年末收回本息,實際收益金額1810萬元。

    中銀日積月累-日計劃則是一個類似余額寶的中低風險理財產品,存取自由每日結算發放收益,適用擁有較高流動性要求的閑置資金的投資者。基金會在該產品花450萬元存了5天,收益1479.45元。

    另外的華能信托-穩健投資2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是華能貴誠信托有限公司旗下浮動收益產品,期限5年。該投資被劃歸至長期股權投資,基金會2018年的委托金額為100萬元,但當年的收益卻達到1060.8萬元(應該包含相當部分的退出金額)。

    我們有理由相信,該投資或亦與萬科管理層的資管計劃及合伙人制度有關,因為萬科在2014年推出事業合伙人制度時,就是對萬科包括高管層在內的各級雇員年終獎金進行了扣除留存,集體委托成立深圳市盈安財務顧問有限公司。

    隨后首批1320名事業合伙人的集體資金正通過華能信托的一個信托計劃注入盈安財務顧問企,而盈安財務顧問企業作為操作平臺,依托金鵬、德贏兩大資管計劃再購入萬科股票進行持股。

    在2014年,萬科慈善基金會對華能信托委托理財的委托金額就達3200萬元。萬科慈善基金會或許就通過與合伙人制度相同的方式,利用華能信托對萬科持有部分股權,這里形成每年十分穩定的長期股權投資收益。

    鑒于擁有慈善的特殊性,萬科慈善基金會的負債其實是十分低的,因為它幾乎不擁有任何實質資產。對外捐贈主要依靠捐贈收入來支持,因此也不需要借款貸款,所以基金會運行的壓力其實很小。

    截至2018年年末,萬科慈善基金會的負債總額15.94萬元(年初負債僅2012.7元),均為代扣公積金、代扣社保,以及與其他機構交互過程中產生的欠費。

    負債對于2.5億元的資產總額來說完全不值一提,甚至在年初時當絕大部分去年留存資金都用來購買理財產品時,基金會223萬元的銀行存款都足以覆蓋負債。

    另一方面,萬科慈善基金會2018年年度開展了46項公益慈善項目,公益事業支出7151.6萬元,占上一年基金金余額2.09億元的34.2%。但其實萬科以集團名義對外捐獻的金額達到3.12億元,萬科慈善基金會只占其中約23%。

    原報道|用事實說話,用客觀、深入的態度記錄和報道;洞察全局,綜合分析,運用材料與數據,還原真實。

    撰文:劉子棟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碧桂園

    恒大

    萬科

  • 好运快3作弊